suannaiweidechunniunai

◎电锯篇的(超短)后续
◎与原剧略(quan)有(shi)出入

        他取下项圈,站起来。大坑深不见底,静悄悄的。他沉默了一会儿,抬腿向楼下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对真选组组员告知了废弃楼房的具体位置之后他径直走回房间,看不出与平常有什么不同。
        半个小时后土方被接回来,饥饿、逞能、坠楼以及一刻也不曾放松的神经紧绷加在一起,即使是他也需要静养一阵。但他仍然在第一时间让人将总悟叫来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冲田总悟懒散地走进房间,盘腿坐下。还没等他开口,就听见土方说:“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干嘛啊土方先生,现在的你可……”他住了口。因为土方仿佛知道他不会乖乖听话一般,说完就挣扎着向他那边挪去。说是挪,速度却一点不慢,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土方一把抱住。非常紧密的拥抱,对方怕是把扯断铁链的力气都用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吓死我了。”土方说。他的声音低沉沙哑,仿佛责骂又如同害怕。“以后不许这样吓我了,再也不许。”土方一边说,一边把他抱得更紧。他感到后颈被液体烫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他抬手推了推土方。那拒绝的意味如此明显,土方下意识松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说什么傻话呢,土方先生。”他这样说着,站起来走出去,任土方一声又痛又急的“总悟!”落在后面,并不回头。